三年零三月(完结)

一大早醒来哭成嘟嘟。
你在小圆身边待了三年零三月,
我通过小圆认识你的时间就更短了。
你要好好的,等小圆来接你啊😭

念念如尘:

*空谈


 


 


 


0


 


 


 


传闻某世除人奉天外,世界万千物种各奉神灵,倘若某物心有挂念终是不消,便可悉心养心,寻得界门,敲响鸣钟,跨过界门,舍得一物,便能消散心念,安度晚生。


 


 


今日界门便有一小狗物种泰迪扣响了鸣钟,界门内神灵派遣狗界大神前往解决,三只狗神均是身披金甲的金毛,蹲坐在圆台中央,大气磅礴。坐在中间的狗神低下狗眼看着凡界小狗朝他们作揖,然后他伸出狗爪示意它平身。


 


 


【一介凡狗竟能敲响鸣钟即为狗心虔诚,请速报家门与前来夙愿。】


 


 


那只泰迪举起小狗爪,【小狗名嘟嘟,来自地界大明星王源家,前日碰巧得知他和父母准备将我送走,可我不想离开他,但以我在凡界的智商和能力是没法理解他为什么要送我走的,如此我便为伊消的狗憔悴,大抵是这憔悴使我扣响了界门。便望诸狗神能赐我一法,让我了解原因,能改我便改,改不了我即便是走,也走得了无牵挂。】


 


 


三只狗神翻了翻这只名为嘟嘟的历史体重后再看着现在眼前这只瘦弱的狗都有些吃惊,一只狗神问,【就为回去能了解原因?来到此圣地不求得一个更好的结果吗?】


 


 


比如舍得一物后永远待在主人身边。


 


 


【不了。】


 


 


即使不知道原因,他也不想强行违背王源的意愿。


 


 


三只狗神狗脸相觑,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如此清心寡欲之狗,然后一只狗神就发布了方式,【凡界之狗必须以低等动物的形态出现,所以你在狗身必定无法领略人的思想,但我们即使神界也不能过于破坏人的秩序,这样吧,给你一个人的肉身,用你的灵魂换他身边最亲近的人的灵魂,这样你就能尽快参与你主人的生活,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就看你能不能用你狗的智商参透人的思想了。】


 


 


嘟嘟将狗脸贴在地上以表虔诚。


 


 


【那你要舍的东西是什么呢?】一只狗神翻了翻账本,【你现在是二十八岁的狗,在人间已经三年,还有四年的寿命,说说吧,那什么来换?】


 


 


【拿我未来四年的体重。】


 


 


【……】


 


 


【拿我最后一年的寿命。】


 


 


【成交。】


 


 


【那么你想要和什么人换?】


 


 


嘟嘟添了添小狗爪,狗脑里面迅速闪现经常把他从他主人身上提溜下去的那张脸。


 


 


【我要和他的那个队长,王俊凯。】


 


 


 


1


 


 


 


王俊凯在公司的宿舍早上一睁眼就感觉不对劲,他怎么趴在地毯上睡了一夜,挠挠脑袋想撑着桌角起来,然后瞳孔里就闪现那只只有一小截的短短褐色小毛腿,以及离桌角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王俊凯收回那只小短爪放在眼前,正努力消化自己看到并且竟然能控制的东西,一只脚就出现在了他眼前,他顺势往上看,刚睡醒的王源顶着一头蓬松的头毛低眼看着他,那张脸似乎离他有一米八那么远,两秒之后王源抬脚踢了踢他的肚子。


 


 


踢我肚子干嘛?


 


 


“汪汪汪汪汪汪?”


 


 


“……”


 


 


我好像有点不对劲王源。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


 


 


谁来告诉他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哎呦……”声音还是没睡醒的懵懂,王源伸手把他捞起来抱在怀里,脸颊蹭着他的额头,一手拉开门,“一大早你就朝我叫,叫什么?”


 


 


“……”


 


 


王俊凯眯着眼睛感受王源的触碰,然后目测了一下王源抱着他的手臂大小,再看着被打开的门外站着朝王源甜甜笑着的本该长在他身上的脸,就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但这他妈的不是都是小说里或者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事情吗?而且这种情况他不是应该虽然换了灵魂但是能说人话吗?怎么只会汪啊?


 


 


“你不去洗漱站在我门前……呃……你干嘛?”


 


 


王俊凯躺在王源怀里看着自己的肉身忽然往前一倾将脸蹭到了王源肩膀上,还左边蹭完右边蹭。


 


 


王俊凯举起毛茸茸的短爪企图捂住脸但没成功,就只能将毛脸用力塞进身体极度僵硬的王源的怀里。


 


 


他和嘟嘟也没怎么剧烈碰撞或者正面冲突啊,怎么就灵魂互换了?这他妈还能换回去吗?


 


 


“王俊凯……”王源拧着眉将王俊凯从他身上推起来,还想说话又被王俊凯的肉身从后面抱住,脸埋进他的肩胛里。王俊凯搁在平时绝对不会这样,王源松开手让嘟嘟从怀里跳下去,然后收回手用力掰着他腰间的那只胳膊,耳朵通红。


 


 


胖虎他们几个来催他们的时候看到了纠缠在王源门口的两个人,“你俩这是干嘛呢……”


 


 


“胖虎快来帮我。”


 


 


胖虎低下头看了看表,“回来再玩王俊凯,再没多长时间你们就要出发了,别闹了。”


 


 


然而被点了名的人却没什么反应,蹭着王源还用舌尖舔了舔王源的肩线,这动作一出全场人呆若木鸡,王源蹭的一下炸了,几下推开王俊凯,脖颈处的湿润感触很明显,王源红着整张脸,“你在干嘛啊你到底?”


 


 


嘟嘟早上起来就发现自己的灵魂即使附在王俊凯身上却只能调动他的小脑,支配他的身体动作,而大脑意识却无法全部调动,就如他没办法调动语言功能即他不能说话,也没办法全部理解王源说的所有东西,更不要提去完全理解人类世界。


 


 


看来三个月时间真的不长。


 


 


但王源生气的声音他还是能听出来的,于是王源视线里的王俊凯就站在原地低着头不说话了,气氛有些尴尬,胖虎见状就压抑住心中的诧异出声缓场,“行了,你俩赶紧去换衣服,马上来不及了。”


 


 


闻言王源就往房间走,然后王俊凯就跟上了他的脚步,坐在地上角落的那一小团用两只小肉手捂住了双眼,嘟嘟真是把他的脸都丢尽了。


 


 


王源转过身一脸无奈地看着视线里的王俊凯,“换衣服。”


 


 


胖虎也走过来拉王俊凯,但刚碰到王俊凯王俊凯就迅速闪进了王源的房间,王源和胖虎尴尬地四目相对,半饷,王源叹了口气,“你去把他的衣服拿过来,在我这换。”


 


 


“……好。”


 


 


但第一个行程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王俊凯的不对劲。


 


 


去拍摄场地的车上王俊凯全程躺在王源腿上不说,到了地方不仅一言不发,还一有闪光灯或是逼问就往王源身后躲,被拽扯急了就全场内到处跑,王源过去拉他,他才停下来跟在王源身边没了动静。这样的状况导致之后的行程全部取消,随行的工作人员一脸愁容,回到宿舍的时候,准备和王俊凯聊聊,就看见王俊凯还是王源走到哪就跟到哪里。


 


 


王源见状就抓着王俊凯的手腕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你坐这,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嘟嘟在王俊凯的身体里就只听懂了坐这个字,于是他就好好坐在沙发上,没动了。


 


 


“源源你先回房间,我跟小凯单独聊聊。”他们的经纪人给王源使了个眼色,王源点了点头。


 


 


低等动物的灵魂附在人的身上明显力量薄弱,但人的灵魂附在动物身上就显得绰绰有余,就像现在王俊凯的灵魂还能利用嘟嘟的身体去做嘟嘟本来做不了的事情。


 


 


比如用那两只小短腿扑拉王源的平板到地板上,再用小手掌上的一丢丢粉肉作为热源滴滴滴点着密码解锁,然后搜索浏览灵魂互换这种网页,然而无论是百度还是谷歌,全部抛给他了一大串电影和电视剧。


 


 


于是王源推开房门就看到一只四肢舒展趴在地上眼睛望着平板上的电影的狗。


 


 


“……”


 


 


这种场景很诡异,但王源说不出来诡异的地方在哪,他走过去把平板从嘟嘟怀里抽出来,然后蹲在地上摸了摸嘟嘟的脑袋,“今天乖不乖?”


 


 


嘟嘟默默看了一眼被王源拿走的平板然后转过头往角落里晃着尾巴走过去,甩给王源一个屁股。


 


 


“嘿你个小崽子,过来。”


 


 


嘟嘟身体里的那个灵魂支配嘟嘟的脸朝王源做了一个冷漠的表情。


 


 


王源撇嘴。


 


 


今天真是见了鬼。


 


 


平日里见他就黏在他身上的嘟嘟今天不理他,反倒王俊凯现在好像只认得他一样。


 


 


其实他今天一直在跟王俊凯说话,但是王俊凯就是一言不发,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王源捏捏眉心,一种很不好的想法涌上心头。


 


 


应该不会吧,这几天那家伙脑袋也没受什么重创更别提刺激了。


 


 


床头的灯光很暗,窗帘被拉得很密实,王俊凯在嘟嘟的身体里看着此刻坐在床沿眉头紧皱的王源,眼底的情绪忽然缓和下来。他好像现在终于有机会看看独自一个人的王源,看看在粉丝眼里连盐都带着三分甜的王源,看看陪在他身边走了很久的王源。


 


 


而嘟嘟此刻在王俊凯身体里却是发了疯,不知道面前这人叽叽呱呱在说什么,王源怎么还不来?叫他坐着坐到什么时候?嘟嘟看着王源宿舍的那扇门很躁动,两分钟之后,工作人员眼里的王俊凯忽然站了起来。


 


 


王俊凯还在凝视王源的侧脸,他的肉身就打开门走了进来,接着一把将王源推倒在床上,再把王源的腿拉直平放,紧接着他那张脸就贴在了王源的大腿上,还左右蹭了蹭。


 


 


“……”王源深吸了一口气,“大哥,你究竟想干嘛?”


 


 


他的手搭在了王源的膝盖上。


 


 


王俊凯使唤嘟嘟的身体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蹲坐在王源的床沿,看着床上的昔日的完美的自己宛若一只大型物种一样贴在王源腿上。


 


 


“王俊凯你不要闹了好不好?!”王源看着王俊凯的样子有点着急,他伸手推着王俊凯的身体将他推起来坐好,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行吗?”


 


 


王源视线里的王俊凯还是今天一直看他的那个眼神,他还没反应过来,王俊凯的脸突然贴了过来,紧接着用嘴巴碰了碰他的嘴巴,又用舌尖碰了碰他的唇瓣。


 


 


在嘟嘟的意识里这是王源生气后的讨好,但在此刻的王俊凯眼里,他再次伸出小短手捂住了眼睛,他觉得他后半生可能得对王源负责了。


 


 


“你……”王源忽然神色慌张了起来,“王俊凯。”


 


 


王源僵硬地伸出食指看着王俊凯此刻亮亮的眼睛。


 


 


“这是几?”


 


 


回应他的,依旧是王俊凯用鼻尖碰碰他手指的动作。


 


 


闪过一整个宇宙的恒星忽然陨落,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什么既定的诺言,万物在这世界上是不是在按规则行走,若是有人强行打破,那是他太过强大,还是这其实又是另一种既定规则。


 


 


 


2


 


 


 


王俊凯的父母被通知连夜赶到了他们的宿舍,但王俊凯仍旧是只认得王源,于是第二天公司就安排人秘密送王俊凯去了最权威的精神医院看病,王源跟着去了,因为他是能安定下王俊凯的唯一因素,而真正的王俊凯待在嘟嘟身体里,看着匆忙上车的一伙人,眸色很深。


 


 


只不过最权威的精神医院依旧没有任何办法,在没有任何刺激与伤害之下的忽然间丧失语言功能与智力这样的病例世界都没有,更别说国内,王源转头看着王俊凯,那双桃眼还是亮亮地盯着他。


 


 


“可以让这位先生留院观察。”


 


 


“不用。”


 


 


王源站在最前面,没什么表情。


 


 


回来后组合暂停了所有行程,王源带着王俊凯还有嘟嘟回了重庆,和王俊凯的父母一起。这趟行程属于高层机密,所以没有一个粉丝应援站知道,自然这机场就走得清净。回到重庆后,王俊凯只能暂住在王源家,王俊凯对王源的母亲很亲近,偶尔王源的母亲在沙发上看电视,王俊凯就会跑过去躺在王源的母亲腿上,王源的母亲有点尴尬,但鉴于王俊凯的情况,也偶尔拿起耳勺给他通通耳朵。


 


 


而蹲坐在角落的那一小团,也懒洋洋地眯着眼睡了过去。


 


 


日子忽而节奏很慢,王源坐在台灯下看着窝在他床上睡熟的王俊凯,以及趴在地上卷成一小团的嘟嘟,很安心。


 


 


只是王俊凯的状况仍然没有好转,王源跟他讲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以及从王俊凯父母那里拿来了照片,甚至买了婴儿学说话的方法书,但几乎都没什么用。王俊凯回应他的就只有摸摸他的脸颊,用鼻尖蹭蹭他的头发,或者把脸放在他掌心里,安安静静的睡着。


 


 


“源儿,你帮我去拨几根葱和蒜。”


 


 


“好。”


 


 


傍晚的厨房里透着黄昏的温度,空气里漂浮着细小的灰尘,很轻很小,王俊凯指引嘟嘟的身体跑到王源脚边,然后他就抬头看见,那张精致的脸上挂着泪。


 


 


王俊凯一怔。


 


 


他在害怕不能唤醒他。


 


 


那个仍旧不够宽厚的身体背对着所有人,悄无声息的为了他王俊凯流泪。


 


 


他从来看王源都是比他小的,比他不懂事的,比他不经事的,所以他在镜头前总是会提那个恰当却不全面的形容词,天真,他甚至连抬头看王源都觉得别扭,总觉得王源是弟弟,是小孩,是他的责任。


 


 


然而就在现在当他不能为这样的变数做任何事的时候,王源却能靠谱地扛起所有事,为了复苏他做了全部的努力,这是他很少的全部依赖王源的事,他们一路走来更多的是共同去解决问题,但是王源仍旧没有辜负他。


 


 


王俊凯支配嘟嘟的脑袋蹭了蹭王源的腿,王源吸了吸鼻子,眼泪从通红的鼻尖滴在地上,他伸手摸了摸嘟嘟的脑袋,“你不是这几天都不黏我了吗?”


 


 


王俊凯失笑,心思却还是小孩子的轮廓。


 


 


王源一把捞起嘟嘟抱在怀里,胸腔贴着嘟嘟的身体微微颤动。


 


 


王俊凯感受着那个颤动,眉头紧皱。


 


 


而王源的身后,嘟嘟待在王俊凯的身体里看着他的主人抱着他的身体哭,明亮的眼睛第一次暗了下去。


 


 


近一个月的时间王俊凯仍然没有任何好转,王俊凯的父母同意了公司的提议将王俊凯送进正规医疗机构接受医疗,王源跟着去看了医院之后一句话没说,然后在当天深夜叫醒了熟睡的王俊凯,他牵着全副武装好的王俊凯一小步一小步往门口走,还剩最后一步的时候,看到了蹲坐在门口看着他们的嘟嘟。


 


 


王源朝嘟嘟比了个嘘的姿势就走过去将它抱起来放在一旁的沙发上,然后他就伸手开了门,脚还没踏出去,嘟嘟就冲出了门外,站在楼梯口回头看着他们。


 


 


“……”好吧。


 


 


王源领着王俊凯,带着嘟嘟,叫了一辆的士,在凌晨三点的重庆,逃往了谁都找不到他们的黑夜里。


 


 


不过王源还是留了一封信,信的主题很明确。


 


 


他会带一个正常的王俊凯回来。


 


 


他舍不得把王俊凯放在那个孤孤单单的地方。


 


 


谁又舍得呢?


 


 


王源的母亲拍了拍王俊凯母亲的肩膀,叹了口气。


 


 


王源带着王俊凯去了重庆的万灵古镇,找了当地的一个土家族住了下来,山水相间的风景孕育着朴实善良的人,王源在那一个月里带着王俊凯和嘟嘟一边钓鱼爬山,一边激发王俊凯的语言能力,但效果甚微。只是那双杏眼从没灭过希望,每一次王俊凯待在嘟嘟身体里看着那瞳孔里装着他的脸,他都会满心潮湿。


 


 


“王俊凯记不记得我们有一次在这样差不多的地方训练来着,那个时候晚上总来唱歌,最后吼道喉咙沙哑被声乐老师骂,你记不记得?”


 


 


视线里的王俊凯眼睛亮亮的看着他,瞳孔里毫无杂质。


 


 


“我给你唱首歌吧。”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王俊凯待在嘟嘟的身体里,耳朵里缠绕着王源干净透亮的声音,心跳如鼓手脚发麻,接着他就看着王源偏过头用嘴碰了一下他的嘴,然而现在的他,却没法伸手,紧紧拥着他。


 


 


关于他王俊凯和王源总是粉丝之间不间断的话题,只要他们一上综艺节目,那两个字总要上热搜,但这件事他和王源谁都没有明说过,在郭敬明和陈学冬私下把这件种事当作玩笑来调侃的时候,这种事情确是他们的雷区。


 


 


他偶尔也想过为什么却没想通,直到这件荒唐的事情发生之后他才有些醒悟。


 


 


或许粉丝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对彼此的感情,是一个吻可以阐述清楚的。


 


 


王俊凯忽然,迫切希望回到自己的身体。


 


 


原来他与王源认识的三年多时光,早都说明了一切。


 


 


月底的时候公司找到了他们,王源站在原地没什么表情,“他这种情况谁都没办法,所以更没必要送他去受罪。”


 


 


“可你这样一日日下去总不是办法。”


 


 


“我会唤醒他,会找到原因,给我时间。”


 


 


“或许给他用点什么药刺激……”


 


 


“用什么药?”王源一手拦在王俊凯的身体面前,“只认得王源这个病,你们说要用什么药,声带没有任何破损只是没意识说话这种病,你们告诉我要用什么药?”


 


 


他已经只认得他了,为什么还要把他送进冰冷的医院和那些真正生了病的人在一起?


 


 


工作人员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嘟嘟站在王俊凯的身体里看着他的主人把手拦在他面前不让人靠近他的样子,眸色又是一暗。


 


 


他的主人好像和所有人站在对立面。


 


 


他忽然觉得原因虽然他还没找到但也不重要了。


 


 


 


3


 


 


 


界门今日又被叩响了鸣钟,三只金毛披甲而落,看着几个月前的那只凡狗,如今化为少年模样跪在他们面前。


 


 


【我想结束这桩交易。】


 


 


【理由。】


 


 


【我的小主人,他并不开心。】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了吗?】


 


 


嘟嘟摇摇头,王源在王俊凯的灵魂落入它身体后不怎么黏他的情况下都没有对它不好,每天按时换着法的喂他吃饭,仍然会笑着摸摸他的头,把他抱在怀里看电视。


 


 


所以他应该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才会送走他吧。


 


 


【单方面结束交易需要受到惩罚,你也愿意吗?】


 


 


【是的。】


 


 


【按你的生命历程,你的小主人本该等到第四年再送你走,那么,就将此改为一个月以后,作为你的惩罚。】


 


 


英俊的少年突然抬起了头,瞳孔微缩,但很快又失了神色。


 


 


【那我还可以见到他吗?】


 


 


【很少。】


 


 


【那让我忘了他吧。】少年低着头,【请你拿走我这份记忆。】


 


 


一只狗神有些惊讶,【你确定吗?】


 


 


【……】


 


 


金色的蝴蝶飞过界门的上空带走了空气里的甜意。


 


 


【我确定。】


 


 


 


4


 


 


 


王俊凯一大早醒来就知道一切对了头。


 


 


他抬起自己的长腿看了十分钟,然后穿了衣服走出去,看见那个单薄的身影面朝太阳升起的方向静静站着。


 


 


“源儿。”


 


 


那个身影瞬间僵住了,几秒后才慢慢转了身,那双眼睛已是满眼通红。


 


 


他大步走过去将人一把压进怀里,将这个很早以前就该做却没做的事情做了彻底。


 


 


“怎么……什么情况这是……”


 


 


王源湿漉漉的声音渗进他的胸膛。


 


 


“以后慢慢讲给你听。”


 


 


“现在就……唔……”


 


 


现在我只想吻你。


 


 


王源后来知道王俊凯和嘟嘟换了灵魂的事情之后还是百分之七十的怀疑,“你不是在讲故事吧?”


 


 


“那我也犯不着把你折腾成这个样子就为给你讲个故事吧?”


 


 


这倒也是。


 


 


“但也太扯了吧……”


 


 


王俊凯表示同意,天知道他每天九十度望着他们所有人的心情,要知道以前他一直是俯视的好吗?


 


 


“等等,那你在嘟嘟身体里,那嘟嘟叻?”


 


 


“你以为我为什么只认得你和你的家人。”


 


 


王源难以消化,他走过去把嘟嘟抱起来,“你……大概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吧……”


 


 


罪魁祸首把脑袋塞进王源的怀里,久久不肯起来。


 


 


“谢谢你。”王俊凯轻轻咬了咬王源的指骨。


 


 


谢谢你从来没泯灭过的加注在他身上的希望。


 


 


“哦。”


 


 


“……”还是当嘟嘟好一点。


 


 


王俊凯好了他们自然得重新开始工作,他们要离开重庆那天重庆下了瓢泼大雨,王源的母亲问王源要不要把嘟嘟带走,王源收拾行李头也没抬,“今天肯定不行,等之后强哥有车来接的话,就把他送过去。”


 


 


此时距离一个月的期限还有十天。


 


 


嘟嘟前一整晚都企图跳上王源的床,王源最后没办法了就用了个毛巾裹住嘟嘟的身体,将它放进了被窝里,抱着它睡了一整晚。送他们去机场的车到了,王俊凯已经坐在车上等,几个助理进来把王源的行李拿上车,王源抱了抱爸爸妈妈,然后蹲下来揉了揉嘟嘟的脑袋,“听话啊。”


 


 


话落王源转身要走,但只迈了一步脚裤腿就被嘟嘟咬住了,王源回身。


 


 


【主人,我已经让神灵减了我一年的寿命,还有三年,就能转世投胎了。】


 


 


王源伸手将嘟嘟捞进怀里,用鼻子碰了碰嘟嘟的脸颊。


 


 


【说不定我又投胎到你新养的宠物,到时候你不会送掉我了吧。】


 


 


王源将嘟嘟放在地上,转过身出了门,像以往一样,去努力做到最好。


 


 


【三年零三月,做你的嘟嘟很开心,小主人,下一世,再会啦。】


 


 


 


 


 


 


 



评论
热度(4195)